当前位置:

  威远县两河镇距离县城近50公里,与眉山市仁寿县接壤,两河镇中心小学就坐落在这座小镇上,杨月春在此任教已有22年。

  从一名青涩的新手老师成长为成熟的“省级骨干教师”,这期间,杨月春已经记不清送了多少个学生走出大山,但她却一直留在这里,看着一批又一批的学生成长——

  11月25日,课间休息时,操场上嬉戏玩耍的学生们碰见杨月春,不忘问候一声:“杨老师好!”杨月春也笑着回应每一句问候。下午,自己所带的班级正在上美术课,批改完作业后,杨月春来到班里陪着孩子们画画,时不时还帮忙添上几笔。

  目前,两河镇中心小学共有28名教职工、180余名学生。校长余徒超介绍,随着经济社会的发展,学校的设施设备逐渐完善,如今已有更多的年轻老师愿意到学校任教。

  回想起第一次来学校报到时,杨月春摇摇头:“当年的条件比起现在可差得远了。”

  1997年,杨月春被分配到两河镇中心小学任教,从事语文教学工作。当时的学校没有宿舍,也没有食堂,甚至连可饮用的自来水都没有,因此,杨月春只好在学校附近租了一间民房,但民房的条件也差,既没有卫生间也没有厨房,家具也没有,甚至连睡觉的床都断了一只脚。

  看着正值青春的杨月春到了如此偏僻的地方,亲戚们都觉得不值得,但是杨月春的父亲却站出来鼓励她,杨月春至今还记得父亲对她说的原话:“人民教师就是为人民服务的,山里的娃条件更苦,他们需要有老师带他们走出大山,也要相信山区的条件会越来越好。”这番话,让杨月春坚守山区学校的决心22年来从未动摇过。

  到校第一年,杨月春就担任了一年级的班主任,负责语文教学,尽管杨月春十分用心,想要为教师生涯开一个好头,但在当年的期末考核时,班级的成绩还是在全镇排在了倒数。

  被“当头一棒”的杨月春开始反思,她主动向老教师请教,到其他学校“蹭课”,最终总结出了自己的问题,她发现自己在课堂上没有根据学生的年龄特点来讲学。杨月春说,虽然自己在讲台上讲得很详细,但刚刚步入小学的学生根本不能记住所有的东西,而且无法适应新课堂的节奏和气氛,加上玩心较重,很多知识都是过耳便忘。

  第二学期,杨月春开始改变自己的教学风格,将趣味游戏引入课堂,尝试着让课堂和学习氛围更加活跃。为了让孩子们记住结构复杂的生字,她在教学中引入顺口溜。比如,在教“碧”字时,杨月春以“一个王姑娘,一个白姑娘,一起坐在石头上”这样的顺口溜,加深了学生的印象。类似的顺口溜,杨月春还自己编排了上百个。如此,学生们的学习兴趣得到较大提升,杨月春所带的班级每次期末考试均为全镇第一,在全县也是名列前茅。

  每年,杨月春都要抽时间给自己“充充电”,她主动到其他学校听课学习,每一堂课前也会精心准备教案。2015年,因为二年级的数学老师被调走了,杨月春紧急顶岗。上第一堂数学课的前一晚,她在家准备教案时停了电,只好点蜡烛照明。那天,她从晚上六七点吃完晚饭后就在备课,直到晚上11点多才备好教案。

  杨月春患有胃病,加上长时间地埋头工作又导致她患上了严重的颈椎病。一次,杨月春在课堂上病倒了被送往医院,医生让杨月春休息一个月再工作,但她只休息了10天就回到了学校,面对家人的阻拦,她只回复了一句:“不能误人子弟。”

  杨月春的同事高东琳告诉记者,和杨月春认识三年,每天她都是最早来到学校的老师,有时看见她在教室里准备课件,有时则在办公室扫扫地、擦擦桌子。

  校长余徒超也告诉记者,杨月春是学校的骨干教师,不仅教学水平高,对待学生也真情实意,学校需要她时,她总是第一时间顶上,在她身上,自己看到了一个优秀教师应该具有的品质。

  任教多年,杨月春在小学教育领域也颇有建树,所著的多篇论文获得了市县级奖项,三篇公开发表的论文获得国家级一等奖,2013年还被评选为“省级骨干教师”。

  读四年级的小海(化名)今年10岁,父母离异后,他跟着父亲生活,但是父亲常年在外务工,只留小海一人在家,杨月春说,小海的具体情况,是她和小海的班主任去家访时了解到的。

  第一次走进小海家中时,杨月春大吃一惊,裂了缝的墙体、乱搭的电线以及凌乱的房间,很难想象一个10岁的孩子就独自生活在这样一个区域。此后,杨月春多次去小海家中看望他,教他洗衣做饭、收拾房间,每次去时也都会带上一些生活用品。

  由于平时的生活都是小海自己负责,父亲留下的钱也比较少,导致小海营养不良,精神状态也很差。为此,杨月春到民政部门为小海争取到400元生活补贴。此外,杨月春每天早上都会带着小海到镇上的早餐店吃饭,至今已经持续了一个月,现在小海身体状况明显好转,精神状态十分饱满。

  在杨月春所教的学生中,二年级学生小其(化名)最为特殊。今年8岁的小其患有智力障碍,刚进入学校时,经常会发生过激行为,影响到其他同学,而且小其本身也有厌学情绪。为此,学校在经过考量后安排了几位老师“送教上门”,杨月春就是其中之一。

  第一次上门教学,小其对杨月春不熟悉,打打闹闹了许久才静下来。第二次去时,杨月春带了小玩具,拉近了彼此之间的距离,在了解到小其一直都是父母帮忙穿衣服、喂饭后,杨月春在教他知识的同时,也教小其自己穿衣吃饭。

  每周,杨月春在不耽搁学校课程的前提下,为小其送教上门两次。一学期后,小其的情况有了很大的改观,开始安安静静地听讲。今年9月,小其回到了学校上课。在一次课堂上,小其写了字主动交给杨月春打分,这让杨月春感动不已。在后来的事迹报告中,杨月春这样写道:小其是一朵迟开的花儿,愿她在今后的学习生活中茁壮成长,将来独当一面。

  在杨月春的手机里,留存着这样一条短信:“杨老师,谢谢您当初对我的教诲和包容,我会好好读完大学,将来成为有用之才。”发短信的人叫小坤(化名),目前正在一所军校读大四,是杨月春曾经教过的学生。

  读小学时,小坤沉迷于网络游戏,每天放学后都将玩游戏视为重中之重,父母多次劝诫都无用,小坤变得更加叛逆,和家长拌嘴,最终小坤的妈妈只好求助杨月春。

  了解到情况后,杨月春没有批评小坤,而是将他叫到办公室,然后打开电脑让小坤教自己玩起了游戏,见小坤游戏玩得厉害,杨月春还夸奖他,受到夸奖的小坤脸变红了,开始主动“坦白”认错,杨月春这时候才开始向小坤分析游戏的利害,让他明白学习和游戏的主次关系。最后,小坤当场保证会将学习成绩提上来。

  这次谈心后,杨月春又和小坤的父母商定,将玩游戏作为一种奖励,一来可以鼓励小坤学习,二来也能劳逸结合,而小坤则确实“痛改前非”,学习成绩突飞猛进。三年前,小坤如愿考上了军校。

  杨月春说,上小学的孩子玩心重很正常,当孩子路走偏了后,一时的批评惩罚或许会奏效,但是更重要是引导他们学会自己辨别利害关系,毕竟孩子们将来还会第一次去尝试许多事情。

  杨月春帮助了许多个“小海”健康成长,也引导了许多个像小坤一样的孩子告别弯路。交谈中,杨月春十分谦虚,说得最多的一句话就是:“这是当老师应该做的。”

  杨月春说,和孩子们相处,自己也收获了很多,感到满满的幸福。学生们参加各种活动获得奖项时,她无比高兴;教师节,办公室的桌子上摆满孩子们送的野花和特别制作的贺卡,她无比欣慰;一次,她因为在课堂上胃病犯了,脸色有些难看,孩子们发现后,让她坐下休息,然后学生们轮番上台讲课,当起了“小老师”,这一刻,她为孩子们的能干懂事而自豪。之后,让“小老师”上台讲课也成为杨月春独特的教育方式。

  看着一批又一批的学生健康成长、走出大山,杨月春感受到作为一名乡村教师的意义,她的心也一直留在了这里。

AG

上一篇:中建三局光谷地下空间项目开展2019年冬季消防应急演练 下一篇:【阳光资讯】宁医大总院举行消防应急演练VA0


全国销售服务热线:400-610-2999

公司地址:北京市顺义区空港C区百盈路8号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