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近期,国家发改委、监察部、国土部等11部门联合发出治理高尔夫球场的禁令,同时组成督导组,前往包括北京在内的10个省、自治区、直辖市,检查督导高尔夫球场的清理和整治工作。其间,不少执法人员反映清理难。治

  近期,国家发改委、监察部、国土部等11部门联合发出治理高尔夫球场的禁令,同时组成督导组,前往包括北京在内的10个省、自治区、直辖市,检查督导高尔夫球场的清理和整治工作。其间,不少执法人员反映清理难。治理整顿违规乱建的高尔夫球场到底难在哪儿?

  早在2004年初,国务院就曾下发《关于暂停新建高尔夫球场的通知》。2010年5月,据国土资源部通报显示,我国经过正式审批的高尔夫球场仅有10家左右。但根据北京林业大学高尔夫教育与研究中心的调查结果,到2010年底,全国有近600家高尔夫球场。而在2004年他们调查的数字仅为170家,这说明短短7年内,各地违规建设了400多家高尔夫球场。

  一般来说,一个高尔夫球场从开始规划到最后运营要经过许多关口:从土地管理、规划、建设等单位到当地工商、税务、公安、电力、交通等多个部门审核通过,才能备案和发证。这些投资商们能够极尽能事,迂回地将高尔夫球场建起来,确实让人匪夷所思。

  综观各地违规建设的高尔夫球场,大多打着体育公园、绿化项目、休闲俱乐部等旗号,有的甚至打着“生态观光园”名义,偷换概念、逃避禁令。

  以石家庄众诚白鹿泉休闲度假村有限公司的高尔夫项目为例,该公司项目大门上一直挂的是“众诚俱乐部”牌子,2010年3月30日,鹿泉国土局第一次向这家公司下发《责令停止违法行为通知书》时,公司坚持称自己在建“生态观光园”。今年5月,执法人员在现场发现这个所谓的“生态观光项目”已经建成了高尔夫球场特有的“果岭”,但公司负责人接受询问时依然否认公司在建设高尔夫球场。

  据鹿泉市国土局负责人介绍,开发商拒不承认建高尔夫球场,国土执法人员通过现场勘查、走访调查取证,才掌握其违法占地建球场的事实。如果按公司所说,真是建“生态观光园”,没有改变耕地用途,国土部门还真无法强行制止。

  分析人士指出,如果监管者认真落实国家禁令,那么,无论这些违规高尔夫球场打着什么样的旗号作幌子,都难以逃脱法律制裁。事实上,高尔夫项目单位敢对国家禁令熟视无睹,也和部分地方政府暗地里支持有直接关系。

  半月谈记者采访中,一家高尔夫项目单位负责人“无奈”地说:“我们的高尔夫项目虽然没有和政府签订合同,但确实是政府领导想提升城市品位、拉我们过来投资的。领导口头承诺为我们保驾护航,但是现在出了事,那些话还能摆在桌面上吗?”

  对于地方政府而言,建设高尔夫项目,其目的除了想提升城市品位外,恐怕想的更多的是土地出让收入,吸引富人投资,拉动GDP增长,为政绩“涂脂抹粉”。据业内人士透露:“有的地方高官甚至担任当地高尔夫球协会主席,而经常免费打高尔夫球的官员也不在少数,地方政府和官员个人好处多多,他们当然会千方百计支持高尔夫球场建设、充当保护伞了。”而投资商、开发商看好高尔夫球场前景,是因为从富人身上好赚钱。

  专家分析,一些地方政府顶风违纪,“先干了再说”,存在期待政策解禁的侥幸心理。但根本原因在于对此类事件的查处力度不大、缺乏问责。加上相关禁令只是粗线条的禁止性规定,并无实施细则和相应的具体配套政策,使得禁令的“严厉性”很难落到实处。

  面对全国数百个违规高尔夫球场,如果此次清理整顿一刀切,必然会遇上重重阻力;而如果单纯靠罚款了事,使违规占用耕地的高尔夫球场借整治时机合法化,那就会给后来者“以身试法”的勇气,全国会冒出更多违法占用耕地的高尔夫球场。

  当前,对于投入巨资的开发商和在高尔夫球场开发中得利的部分企业、官员,国家新禁令会否得到严格执行,如何清理整顿,考验着政府的智慧,整治难度也可想而知。

  对此,有学者建议,在清理检查、核实情况的基础上,各级管理机构应尽快制定行之有效的政策,采取“正确引导、规范管理、健康发展”的指导方针,不搞一刀切。国土部门应明确制定用地标准和申请标准,通过听证程序、个案审批,对部分已建成并投入运营的高尔夫球场进行规范。同时,加大对相关监管部门失职渎职的打击、问责力度,从根本上遏止高尔夫球场投资建设热的现象。(《半月谈内部版》2011年第8期,记者 曹国厂)

  早就被国家明令禁止的高尔夫球场不但没有销声匿迹,反而在近几年大张旗鼓地扩张。

  仅仅在北京,目前就有大约60家正在营业的高尔夫球场,绝大多数为违规项目。这些球场每年要消耗4000万吨水,相当于一个中小型城市一年的生活用水。

  在北京,永定河的沿线两岸遍布着大小不等的高尔夫球场。这里被高球业内人士称之为“高尔夫球走廊”。业内人士介绍说,最小的占地也在1000亩以上,最大的甚至超过了5000亩。

  目前,北京有多少家高尔夫球场?原中国高尔夫球协会副主席、北京泛华新兴体育发展有限公司董事长崔志强给出的答案是,大概60家。

  其实,早在2004年1月,国务院便下发文件要求全国不准再新建高尔夫球场。此后,国家又陆续7次下文,重申通知精神。

  然而,从2004年到现在,全国高尔夫球场从170家左右增加到了600家左右,除西藏外,各省市区都拥有了高尔夫球场。

  在北京市昌平区温榆河附近的一处球场,负责浇灌草坪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球场用的都是地下水。球场的1500亩地每天都需要喷洒灌溉,一天就得用几千吨水。记者了解到,另外几家高尔夫球场亦是使用可饮用的地下水来灌溉草坪。

  根据《北京市自建设施供水管理办法》:自建设施供水开凿水源井,应当向相关行政主管部门申请凿井许可,按月报送用水量,缴纳水资源费。

  记者向北京市昌平区水务局详细反映了上述高尔夫球场的用水情况。该局办公室称,因联系不上上述球场老板,该局水政监察人员无法进入球场检查。

  记者从内部获得的一份材料显示,2010年,北京高尔夫球场总的耗水量将近4000万吨。这相当于一个百万人口的中等城市的全年生活用水量。

  在一份高尔夫年度报告中,记者了解到,一个占地1000亩的18洞高尔夫球场每个月施用的氮磷钾混合肥、杀菌剂、杀虫剂至少在13吨,而这些化肥、农药被草坪吸收的不到一半,大部分都随雨水从阴沟暗槽里流向附近的水库、河流,有的则渗透到地下。

  深圳大学高尔夫学院院长张晓春告诉记者,我国目前还没有一整套的办法和标准来管理高尔夫的污染问题,这导致了高尔夫的污染处于长期失控的状态。

  深圳朝向管理集团(下称“朝向集团”)是一家专业的高尔夫公司,连续两年发布了中国高尔夫白皮书。朝向集团提供的数字显示,2004年前,北京市高尔夫设施只有15家,2004年国家叫停之后,总共又开业了40多家。也就是说,北京市绝大多数高尔夫球场都属于违规项目。这些违规球场是怎么建起来的呢?

  有要求匿名的高尔夫球场负责人透露,他的公司原来在外地,2008年才到北京投资建设高尔夫球场。当初是北京某区的招商部门主动找到他们,并提供了多块土地供他们选择。

  这位负责人说,招商部门主要考虑的因素就是对经济发展的帮助。有了招商部门的支持,事情非常顺利。注册的时候,招商部门建议他们以绿化公司的名义办理执照。

  原中国高尔夫球协会副主席崔志强证实了这位负责人的说法。他表示,2004年高尔夫球场禁令颁布以后,有些球场就已经用运动休闲和绿化这种方式来回避高尔夫球场这个词,以达成球场建设的目标。除此之外,土地审批、供水、供电等问题,相关部门都会帮着解决。

  面对国家禁令,建设高尔夫球场必然面临风险。上述要求匿名的高球负责人透露,大家铤而走险的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项目周边的土地增值。比如有做房地产或者旅游度假的项目,球场就能从其他方面收回收益。

  朝向集团发布的高尔夫白皮书显示,全国各地高尔夫球场建设都和房地产有密切关系,在北京,七成以上的高尔夫球场都伴生着房地产。

  在北京东五环附近,有一个名为蝶泉花园的别墅项目。同样位置的其他别墅售价每平方米4万,这里售价却要低一半。其售楼人员说,现在均价是每平米19000元到25000元,他们一共有131套别墅,已经卖了一半多了。

  记者通过调查得知,蝶泉花园别墅位于叠泉高尔夫俱乐部内,而叠泉高尔夫俱乐部当初是以常赢绿洲假日运动中心的名义通过立项审批的。

  在那份立项批复上,记者注意到,整个项目投资一亿元,然而,仅从现在公开销售的蝶泉花园别墅来看,别墅131套,项目建筑面积5.7万平方米,以每平方米2万元的销售价计算的线亿元左右。并且售楼人员公开承认,房屋没有产权。

  北京奥克运动有限公司董事长杨广平透露,实际上很多投资商以租代征,从农民手中获得土地,建设高尔夫球场的同时兴建房地产。据他了解,有一个在建的高尔夫球场,同时建了别墅区,什么手续都没有,一查竟是违章,但是最后补交了两个亿,这事情就过去了。一个企业肯定不会因为两个亿而破产,这说明它的利润比不是个小数目。

  杨广平说,投资商受潜在的巨大利润的吸引,地方政府同样从房地产中获得了相当一部分收入。(CCTV-经济半小时)

  国务院早就多次下令禁止新建高尔夫球场。但2004年叫停至今,全国各地都在大张旗鼓地违规建设。而且很多高尔夫球场竟然是被招商部门“主动”招商而来。

  高尔夫球场违建的原因很多,但要害无非几点。地方积极招商高尔夫球场,是地方依旧持“唯GDP”意识不放,并未将环保等因素纳入责任意识。

  在地方执政者眼里,高尔夫球场是一种“高端项目”,对拉动周边土地和房地产项目的效应格外明显。土地和项目的升值,将直接影响到地方土地财政收入。因此,地方政府往往明知高尔夫球场违规却毅然决然地支持到底。

  同时,违规的高尔夫球场能够“一路绿灯”,也说明监管者的责任缺失。要遏制违建还应该深入调查一下,当地政府高层是否入股高尔夫球场,是否给高尔夫球场做了挡箭牌。

  只有全面监控,落实到底,才能力挽高尔夫球场的“野蛮”狂澜;才能避免“球场老板不在,水政监察人员不能进”的尴尬。(中国经济周刊,记者 孙维晨)

  【慎重声明】凡本站未注明来源为中国财经新闻网的所有作品,均转载、编译或摘编自其它媒体,转载、编译或摘编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站及其子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使用时必须保留本站注明的文章来源,并自负法律责任。 中国财经新闻网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

  【特别提醒】:如您不希望作品出现在本站,可联系我们要求撤下您的作品。邮箱:

AG

上一篇:视频 游泳、打高尔夫、做咖啡、组乐队……机器人都会! 下一篇:大众高尔夫方向机可以修复吗


全国销售服务热线:400-610-2999

公司地址:北京市顺义区空港C区百盈路8号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