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在刚刚结束的辽宁政法系统庆祝新中国成立70周年主题摄影大赛上,我的这幅照片获了奖。每次看到照片,我的思绪就又被拉回2017年的那个夏天

  2017年8月4日凌晨3点,我被急促的电话铃声叫醒:马上到市局,准备好雨衣雨鞋、摄像器材。5点半准时从市局统一出发。还未太清醒的我望了一眼窗外,漆黑的夜色中,大雨落地的唰唰声显得有些刺耳。我用最快的速度赶到市局,准备好器材,坐上去往岫岩的车。当车慢慢靠近岫岩时,车窗外那已经没过膝盖的泥水,开车万分小心不敢停下的场景,让我真切感受到人们对洪水的恐惧。

  车逐渐驶离岫岩县城,去到灾情更加严重的地方。路途中经过的桥摇摇欲坠,我们不得不弃车步行。走在被水冲刷得只剩下一半的公路上,另一半是翻涌着、咆哮着、不断想把剩下这一半路掏空的洪水。面对着路毁、桥断、水情复杂的各种阻碍,我们带着摄像器材跟随着救援部队全力挺进灾情严重的龙潭、前营、石灰窑、哈达碑、大营子、杨家堡等地区。这一路上我们用脚步跟随着,用身体感受着,用镜头记录着我拍到了水没脚踝时,扛沙修路的匆忙;拍到了水过膝盖时,抱娃上船的小心;更拍到了水拦截腰时,牵绳引路的坚定我一次又一次地被战友们的英勇行为感动,虽然在他们看来这只是人民警察的职责和本分!

  拍摄这张照片时,我是跟着岫岩巡特警大队救援队深入到一个小村落的最深处。在进村路上和老乡攀谈,我得知这里有一位年近七旬的老太太独自居住。刚才大家在外面安全地带没看到老人家,就决定去她家里找找。越往里走水越深,我们赶到老人家时,水已经快要拦腰深了。老太太一个人颤巍巍地站在屋里的炕桌上,那已经是她能到的最高的地方。救援队员要带老人家转移到安全的地方,可老人家开始说什么都不肯走,说害怕,还说舍不得这个家。救援队长劝老太太说:大娘,跟我走吧,把我当您儿子,我保护您。等水退了,我带您回来重建咱家。队长的诚恳打动了老太太,答应让队长背出去。再出门时,水已经快要没到胸口了。由于地势复杂,救援用的皮划艇没能进来增援,救援队的六个人用绳索将彼此连在一起。队长背着老人家在中间,两边分别有两名队员搀扶稳固,最后一名队员负责用手中的探路棒将水中漂浮的树杈流石拨开。我的腰上也系上了和他们连在一起的绳索。

  8月份的洪水也是冰凉的,虽然并不彻骨,但因为水里混着泥沙,让人感觉有股强大的力量推阻着。我费力地挪步到他们的最前面,不在乎构图,不需要渲染,我要做的只是按下快门

  回到安置点,我脱下沉重的鞋子。倒出里面的水,还剩下半鞋泥沙,而脚底早已经被泡得发白。地上躺着休息的是最早出发赶去的战友们,除了和我有一样的脚底以外,手上腿上或大或小的伤口在那里静静地诉说着他们的经历。他们太累了,有的手里握着还没吃完的饼干就睡着了

  台安县获批国家农村人居环境整治项目县 争取到2293万元中央预算内资金

AG

上一篇:“119消防宣传月”活动火了 下一篇:文明创建 -贵州文明网


全国销售服务热线:400-610-2999

公司地址:北京市顺义区空港C区百盈路8号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