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原标题:“生物质发电第一股”*ST凯迪的坠落!旗下某电厂法人因欠薪被刑拘

  ST凯迪技术总监、临澧电厂法人代表李满生日前被临澧县公安局因*ST凯迪“拒不支付劳动报酬案”刑拘。李满生于2015年4月-2018年10月担任凯迪生态副总裁,分管生物质电厂的生产经营,2018年10月被任命为技术总监。据天眼查显示,李满生是*ST凯迪旗下48家电厂子公司的法人。

  一名*ST凯迪内部人士在接受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ST凯迪旗下电厂已无一例外处于欠薪状态,“都拖欠,没有不拖欠的,少则半年,多则近一年。”

  上述内部人士称,多名公司欠薪员工和燃料客户都已向法院提出仲裁,但即使仲裁结果要求*ST凯迪支付欠薪,“公司多数都没支付”。

  临澧县凯迪绿色能源开发有限公司隶属于阳光凯迪新能源集团有限公司,成立于2008年5月,厂址位于常德市临澧县安福工业园,占地面积211.49亩,装机容量1x300MW,总投资规模达到2.8亿元人民币。

  业绩连续亏损、巨额负债无力偿还、重组遥遥无期,让昔日生物质发电行业的龙头企业*ST凯迪,正在成为“仙股”的道路上越走越远。

  1月29日,*ST凯迪开盘便跌破了1元,截至收盘报0.99元/股,成为“仙股”。*ST凯迪股价也成为目前两市第一低价股(除停牌股、暂停上市股外)。

  重重压力之下,*ST凯迪保壳之路缥缈。一方面,如果*ST凯迪连续20个交易日跌破1元面值,那将走上中弘退的老路。另一方面,*ST凯迪2017年度年报被出具“非标”,若2018年年报再被出具“非标”,公司股票将面临暂停上市风险。

  *ST凯迪成立于1993年,前身是武汉凯迪电力股份有限公司,6年后,1999年在深交所挂牌,被称为生物质发电第一股。

  上市初期,*ST凯迪股价由18元/股,一路飙升至最高的65元/股,无限风光。

  *ST凯迪上市以来,一直处于盈利状态。2016年虽然财务成本大增,但仍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3.34亿元。

  2018年5月,凯迪生态债务违约,成为引爆危机的导火索。随后,公司披露债券“16凯迪01”、“16凯迪02”、“11凯迪债”、“16凯迪03”等无法按时付息。

  此外,半年报显示,在“应收关联方债权”表中,包括武汉凯迪电力等5家公司共涉及占用上市公司*ST凯迪8项资金,占用资金的期末余额为35.19亿元。

  面对一系列问题, 2018年7月2日公司股票复牌后,*ST凯迪股价曾连续走出24个一字板跌停板,股价更是从4.99元/股跌至1.22元/股。

  短期内激进“跑马圈地”——在上述未具名券商人士看来,这是*ST凯迪的致命之击。“对比业内其他上市企业,有的5年才上了4个生物质发电项目,凯迪一年就能做七八个电厂,我认为项目甄别首先出了问题。要知道,生物质发电不只是有技术就够,从前期规划、选址到原料收集等都很重要。尤其原料环节占了成本的60%-70%,出现问题项目一定亏损。”

  此外,“短期内疯狂上项目,因融资成本高、资金回收周期慢,凯迪也更依赖国家生物质发电补贴。一旦出现拖欠等情况,立刻波及资金流。不知凯迪是没有充分考虑到这些情况,还是单纯为了吃补贴才拿项目?”该人士提出质疑。

AG

上一篇:遂昌秸秆综合利用护好蓝天白云 下一篇:燃煤电厂转型之路:欧洲最大燃煤电厂改烧生物质颗粒了


全国销售服务热线:400-610-2999

公司地址:北京市顺义区空港C区百盈路8号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