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小型农田水利工程简称“小农水”,是农田灌溉的“最后一公里”。眼下正是秋种灌溉的时候,高青县常家镇部分村民向《淄博问政》栏目组反映,他们那里的“小农水”设施建成已经很多年了,不过却一直没有用上。

  在高青县常家镇的农田里,记者看到一座机井屋,小屋门口敞着,屋里的机井口布满蜘蛛网,通向机井内的电缆也已经切断了。附近村民告诉记者,这是一个解决农民水利灌溉的惠民工程,叫“小农水”,不过这项“小农水”建成多年了,一直没发挥作用。

  由于投资建设的“小农水”工程长期不能使用,村民们只能从附近的河沟里抽水灌溉,然而这种靠天用水的灌溉方式,直接影响了粮食的产量。

  本身是个好事,现在是个坏事,对老百姓不利。他井里放上东西吧,你使机器提水还不行,你管子续不下去,都不能使,应该都扒了,扒了那个屋子,老百姓还可以浇浇地,使机器续上管子还能使,弄上这个东西碍事,它又不能使,提不上水来有什么用。

  高青县常家镇村民介绍,“小农水”工程从建设之初,由于供水设施不全、不能供电等原因,就没有正常使用过。随后,记者又走访了常家镇的其他村庄,有的村里的“小农水”大门紧闭,门锁已经生锈;有的则是直接荒废。在高青县木李镇张王村,记者碰到一位村民正在灌溉田地,不过这灌溉用的却不是“小农水”。

  俺浇地使井里的水,大队自己打的井,旱的狠了就使井水灌溉,黄河水又来不到。“小农水”坏了,它跑水,不光这一个坏了,有的是损坏。

  在这位村民的地头,记者发现了已经破损不堪的“小农水”工程。村民介绍,像这种因损坏不能使用的“小农水”设施,并不在少数,由于管理部门、单位没有进行维护,他们村民浇地也只能自己出资打井灌溉。记者查询了高青县有关“小农水”项目的地方新闻得知,2010年,高青县通过竞标申报,列入了国家小农水项目建设重点县。此后三年,国家相继投入专项资金5750万元用于“小农水”工程建设。然而这项惠民工程却因为质量审核和后续监管维护不到位,却一直闲置下来。记者随后联系了高青县常家镇政府,在多次联系后,一位常家镇自称分管小农水的负责人给记者回了话。

  对于部分“小农水”设施为何不能用的问题,高青县常家镇政府的这位工作人员并没有给出记者过多的解释。但是通过生锈的门锁、缺失的发电设备来看,所谓的年久失修确实是闲着了很多年了。除了高青县部分“小农水”灌溉工程问题多村民反映集中外,在淄川区昆仑镇大百锡村也存在着水利灌溉工程建设走过场,村民不能使用的情况。

  打开地头的灌溉机井房,里面堆满了各种杂物,看不到任何水利灌溉设施。村民说,这处水利灌溉工程基础设施建设完成后,由于缺少设备,就没用过。记者了解到,他们这里还有部分水利灌溉工程能正常使用,但是算下来的浇地费用却让村民承担不起。

  他问俺就是论亩,一亩地七十元还是六十元,好几年了,俺就使了那一回,拿了俺一百块钱,从那不再使。

  昆仑镇大百锡村的多位村民告诉记者,原先的时候灌溉一亩地,只需要五十块钱电费,而现在需要近百十块钱的电费,这样确实不划算。那么,淄川区昆仑镇大百锡村的水利灌溉工程到底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呢?随后记者联系了淄川区昆仑镇农委办公室。

  随后三天的时间,记者多次拨打淄川区昆仑镇政府农委办公室电话,得到的答复依然是领导不在,不清楚情况。

  “小农水”如果不能真正发挥灌溉农田的作用,即便修的再好、规模再大,也只能是一种“无用”的摆设。惠民工程建设不是为了应付考核验收,而是为了让农民群众真正从中得到实惠,只有坚持对农民高度负责的精神,建设好还要监管好,惠民工程才能真正惠民。

AG

上一篇:汴梁关注内蒙古瑞通灌溉设备有限公司新项目开工奠基仪式举行 下一篇:德国老农民发明“无人”灌溉设备一小时浇80亩地30块钱造一台


全国销售服务热线:400-610-2999

公司地址:北京市顺义区空港C区百盈路8号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