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年关将至,回家过年。这句再普通不过的话对于沾上了阳光凯迪集团和凯迪生态(简称“*ST凯迪”)的20万农民燃料供应商、数千在职和离职员工来说,却显得不合时宜,痛苦不已。由于深陷债务危机,重组没有任何进展,再加上实际控制人年前将回笼的1.3亿元土地款偷偷转走,这导致*ST凯迪这家老牌湖北新能源企业在年前陷入农民、员工双重讨债的境地。

  据财联社记者独家获悉,*ST凯迪技术总监、临澧电厂法人代表李满生日前被临澧县公安局因*ST凯迪“拒不支付劳动报酬案”被刑拘。资料显示,阳光凯迪集团和*ST凯迪的法人代表陈义龙为全国人大代表。

  1月26日,阳光凯迪集团和*ST凯迪的部分在职和离职员工在武汉凯迪大厦办公楼前拉起了横幅,追讨公司短则半年,长则近一年的欠薪。据财联社记者了解,讨薪员工中有的已经去劳动部门进行了仲裁,判决早已生效,但公司始终未支付工资;有的于2018年9份签署了协商离职协议,按照协议内容,公司应于2018年底解决拖欠的工资和补偿款,但时至今日仅将工补发到2018年3月份,仅支付了15%的离职补偿款。

  “整体上大概是从2018年2月份开始停发工资的。”一位离职员工告诉财联社记者,12月底,公司补发了2月份和3月份的工资,但对于长期欠薪的员工来说,仅仅补发两个月工资根本解决不了任何问题。如今年关将至,无论是离职人员还是在职人员,都将面临回家过年。“我还要养家、还房贷、养小孩,当老家的父母亲朋问起我在武汉的现状,我该怎么回答?”

  相对于武汉总部的员工来说,分散在全国多地的电厂员工更多地是在当地进行讨薪。据各方资料显示,阳光凯迪集团和*ST凯迪等整个凯迪系公司,目前拖欠员工工资、社保医保以及各类补偿合计不下3亿元。

  除了员工维权讨薪以外,凯迪大厦门口还悬挂起了农民燃料客户的讨薪标语。据公开资料显示,凯迪系公司中主要从事生物质燃料收储的公司叫格薪源生物质燃料有限公司(简称“格薪源公司”),格薪源公司在全国多个地方,如湖南、江西、安徽、湖北、重庆等地设立省级格薪源子公司,将收储的燃料提供给当地凯迪电厂。

  目前,格薪源公司和凯迪各地电厂合计拖欠湖北、湖南、江西、安徽、四川等多个地方20万余农民燃料客户逾20亿元的燃料款。

  “我准备就在凯迪过年了。”一位裹着被子躺在凯迪大厦保安室的农民燃料客户告诉财联社记者,他来自于湖南,几年前开始向当地的凯迪电厂供应生物质燃料,这几年凯迪拖欠了他上百万的燃料款。据这位供应商介绍,凯迪电厂的燃料收储,多依靠当地的大户和农村能人,这些大户和能人通过贷款买车、建料场,并向农户收购农林废弃物,再统一卖给电厂。所以,在凯迪系公司拖欠供应商巨额燃料款的同时,这些供应商也欠着乡里乡亲的钱,这导致他们也无法回家过年。

  据悉,农民燃料客户已经不下10次聚集武汉凯迪总部讨要欠款,在2018年8月份实际控制人陈义龙回归上市公司并担任董事长后,希望通过强行让各地电厂恢复生产,稳定燃料客户的情绪。然而,由于债务危机下公司电厂账户均被冻结,公司也没有持续稳定的资金组织生产,这致使电厂时起时停。一位湖北监利的燃料大户在8月份之后继续为电厂供应燃料款,反而导致欠款进一步增加。

  “陈义龙说公司没有钱,让我们去找政府。我们最近几百人去了湖北省政府、武汉市政府还有信访局,但都解决不了问题。”2019年1月14日,在当地政府的要求下,*ST凯迪召开了燃料客户座谈会,公司法人兼董事长陈义龙首次公开面对燃料客户,但却表示公司没有钱。

  据*ST凯迪的公告和媒体的报道,2018年11月,北海市政府将*ST凯迪全资子公司北海凯迪生物能源有限公公司(简称“北海凯迪”)项目土地款退回给公司,凯迪生态对外公告的退回北海凯迪预交的土地款约为1.3亿元。然而,在没有经过公司股东大会、董事会、债权人委员会的情况下,在拒绝履行生效法院判决归还对外欠款的情况下,凯迪生态董事长兼总裁陈义龙、财务负责人唐秀丽私自发函件给北海市政府有关部门,要求将上述土地汇款打款至非上市公司体系外,即打款至陈义龙担任法人的阳光凯迪集团全资子公司武汉凯迪电力000939)工程有限公司。

  上述情况被公司债权人、公司股东、债委会、武汉市及金融局获悉后,要求陈义龙将上述土地回款归还至上市公司,随后凯迪生态发布公告,称将上述约1.3亿元归还给了凯迪生态。

  但有知情人士透露,北海土地款总金额应该不止1.3亿元,应该是接近3亿元。陈义龙并没有将1.3亿元全部归还给上市公司,北海土地回款除转移至凯迪工程公司以外,还进一步被转移至无关联的其他企业,意图挪作他用。

  财联社记者注意到,陈义龙和唐秀丽将1.3亿元资金转移的行为可谓是“顶风作案”。

  根据*ST凯迪的定期报告、湖北证监局的认定文件、中审众环会计师事务所审计报告等显示,阳光凯迪集团及其关联方非经营性占用上市公司资金多达12.28亿元,经营性占用上市公司资金高达24.69亿元,合计约37亿元。

  不久前,网上流传有“谈恋爱吗?需要坐牢的那种”的段子,但对于*ST凯迪来说,这个段子可以改成“做高管吗?需要坐牢的那种”。

  继2016年底原凯迪生态总裁陈义生被陈义龙举报而刑事拘留后,上周,*ST凯迪高管、技术总监李满生被湖南临澧公安从武汉带走。

  资料显示,李满生于2015年4月-2018年10月担任凯迪生态副总裁,分管生物质电厂的生产经营,2018年10月被任命为技术总监。据天眼查显示,李满生是*ST凯迪旗下48家电厂子公司的法人。

  而根据临澧县公安局《立案决定书》(临公(太)立字[2019]0026号),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一百零九条之规定,决定对凯迪生态环境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拒不支付劳动报酬案立案侦查。落款时间为2019年1月10日。

  上周,临澧县公安局通过武汉当地公安部门拘留了李满生,25日李满生被带回临澧。据公司内部人士介绍,李满生曾向公司递交了辞职报告,但却没有公告。李满生虽然是临澧电厂的法人,但临澧电厂的工资发放、资金调配均不归其负责。

AG

上一篇:平顶山中水回用设备生产厂家 河南大江水处理设备 下一篇:文登桑树枝粉碎机价格--(铁长工)


全国销售服务热线:400-610-2999

公司地址:北京市顺义区空港C区百盈路8号院